圖片
 
 
哪怕列出萬(wàn)條理由都無(wú)法駁倒,此項目能成功申請世界非遺
作者:管理員    發(fā)布于:2018-12-24 21:31:2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廣安滿(mǎn)屋飄香已經(jīng)和廣安棗山園區管委會(huì )簽定協(xié)議,政府提供3000畝土地用于支持該項目申請世界非遺,然后成為廣安的“名片”,帶動(dòng)當地經(jīng)濟發(fā)展。

足見(jiàn)當地領(lǐng)導們的眼光!

此項目哪怕列出1萬(wàn)條理由都無(wú)法駁倒能成功申請世界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,理由主要如下:

 

1.要是季羨林先生在世,絕對愿意成為我們申遺的首席專(zhuān)家!

季羨林生前榮膺三大桂冠:國學(xué)大師、學(xué)界泰斗、國寶。

通英文、德文、梵文、巴利文,尤精于吐火羅文,是世界上僅有的精于此語(yǔ)言的幾位學(xué)者之一。

嚴格地說(shuō),他是語(yǔ)言學(xué)家、史學(xué)家,然而晚年卻用力最勤,完成篇幅最大的一部科技類(lèi)著(zhù)作《糖史》。全書(shū)共計七十三萬(wàn)余字。記載了中國幾千年輝煌的甘蔗制糖、釀酒史。

此書(shū)耗時(shí)漫長(cháng)的17年,始于1981年,最終完成于1998年。此書(shū)是一本系統的研究著(zhù)作,而非支言片語(yǔ)的記載。

《糖史》雖不是一部純粹的科技史,但它仍然是一部最嚴格意義上講的科學(xué)著(zhù)作。這是因為季羨林在寫(xiě)作中采用了最嚴格的考證方法,“言必有據,無(wú)征不信”。季羨林為了求真,在浩如煙海的中外書(shū)籍中,爬羅剔抉,像大海撈針一樣地尋找證據。

季老能夠完成這部書(shū),除了他淵博的知識外,也有極其幸運的色彩!

1981年,一張當年被法國學(xué)者伯希和從敦煌帶走的卷號為P3303的敦煌卷子,輾轉到了北大歷史系幾位教師手中,他們拿給季老看。季老一看,像是一張有關(guān)制糖術(shù)的殘卷,驚喜之至。內行人都知道,敦煌卷子中,大部分抄寫(xiě)的是佛經(jīng),有關(guān)科技方面的資料,少如鳳毛麟角,這類(lèi)卷子被學(xué)者視為瑰寶!而這張殘卷便是有關(guān)科技方面的,自然十分珍貴。這張敦煌殘卷原寫(xiě)在抄錄的佛經(jīng)背面。因為當時(shí)紙張極為珍貴,所以就一紙兩用了。這張殘卷字數不過(guò)幾百,似乎還沒(méi)寫(xiě)完,字跡基本清楚,但有錯別字,也漏寫(xiě)了一些字,其中有不少難解之處,不能通讀其意。季羨林決心啃一下這個(gè)硬骨頭,可是最初也沒(méi)啃動(dòng)。他晝思夜想,逐漸認識到:整張卷子的關(guān)鍵就在“煞割令”一詞上。此詞若能解決,則通篇皆活,否則仍然是一座迷宮。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,有一天他忽然頓悟:“煞割令”不就是梵文的sarkara嗎?這個(gè)謎一破,他驚喜若狂,拍案而起,立即解讀其他部分,都迎刃而解,于是立刻寫(xiě)了《一張有關(guān)印度制糖法傳入中國的敦煌殘卷》一文。文章首先解讀了這張敦煌殘卷的內容,它講的是印度的甘蔗種類(lèi);造糖法與糖的種類(lèi);造煞割令(石蜜)法;沙糖與煞割令的區別;甘蔗釀酒;甘蔗種植法等。通過(guò)大量的考證,最后得出結論:中國早就知道甘蔗。

季老是從歷史、文化角度用嚴謹而有力的證據進(jìn)行考證,而我公司是世代傳承此工藝,使此工藝完整延續。

 

2. 世界最早的一部甘蔗制糖、釀酒的科技專(zhuān)著(zhù)是中國作者,并且就是我公司附近人

《糖霜譜》是世界現存最早的一部介紹以甘蔗制糖、釀酒方法的專(zhuān)著(zhù)。撰寫(xiě)于南宋,而作者王灼,就是今天遂寧、南充一帶人(廣安才從南充分出幾十年)。

3. 西晉時(shí)期甘蔗酒已經(jīng)豐沛市場(chǎng)

西晉(公元266316年)詩(shī)人張載《失題》詩(shī):江南郡蔗,釀液豐沛。

由此可見(jiàn),中國甘蔗酒悠久的歷史。

 

4. 中國用甘蔗制糖釀酒過(guò)程中,使用了歷史上最為先進(jìn)的石制工具:石車(chē)

這是人類(lèi)歷史上至今最有科技含量的石制工具,可以說(shuō)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!并且具有現代軸承原理,當出現現代鐵制軸承工具后才取代它!它在歷史上使用時(shí)間之長(cháng):長(cháng)達1千多年,貢獻之大:中國曾經(jīng)廣泛用于制糖、釀酒!為中國所獨有!

綜上所述,中國有如此歷史、文化、科技價(jià)值的甘蔗制糖、釀酒工藝加上最為先進(jìn)的石制工具,并且由我們繼續完整延續,難道還不能申請世界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?那還有什么才能成為世界非遺?

若不能成功申請世界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,絕對是嚴重失誤!

到目前,雖然還沒(méi)有成為世界非遺,但只是以前沒(méi)有人去做這項工作,那么隨著(zhù)我們來(lái)完成這項使命,而它的內涵沒(méi)有任何理由不能成功申請。

幾千年的甘蔗制糖、釀酒輝煌的歷史,快被湮滅在歷史的風(fēng)塵中,讓人痛惜!

我們沒(méi)有任何理由不把我它申請為世界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,只有這樣才能讓這輝煌的工藝烙印在史冊上,一直傳承下去。

 

而現任廣安市委書(shū)記李建勤畢業(yè)于北大歷史系,深得包括季老在內的北大大師們的真傳,用他的專(zhuān)業(yè)洞察到這個(gè)項目的價(jià)值,所以非常重視和支持。

 

 

 
 
腳注信息
 備案號:蜀ICP備15010402號-1  版權所有廣安滿(mǎn)屋飄香酒業(yè)有限公司 網(wǎng)絡(luò )經(jīng)濟主體信息
訪(fǎng)問(wèn)統計
2019天天操,国产网站免费,亚洲涩福利高清在线,国语对白做受xxx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