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片
 
 
外行所不知的中國經(jīng)濟學(xué)圈真相
作者:管理員    發(fā)布于:2017-01-13 21:42:26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題記:以此文給商業(yè)交往中對我學(xué)術(shù)水平和身份質(zhì)疑的人士的解釋?zhuān)瑫r(shí)也是對中國經(jīng)濟學(xué)研究現狀的陳述,以讓外行了解真實(shí)的中國經(jīng)濟學(xué)。

 

經(jīng)濟學(xué)在中國成為顯學(xué),不管有無(wú)專(zhuān)業(yè)背景都往此靠

嚴格地說(shuō)經(jīng)濟學(xué)是指西方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學(xué),它是改革開(kāi)放后才在中國興起的一門(mén)學(xué)科。只要承認是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學(xué),那么就必須遵循它的所有基礎和框架,而絕無(wú)只承認它的基礎和框架,但又想自己創(chuàng )立出新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模式,這違背了基本的常識和邏輯,但在中國就存在這類(lèi)荒唐的觀(guān)點(diǎn):要應用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基礎和框架,但又質(zhì)疑反對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,說(shuō)是要自行創(chuàng )立符合某種國情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,但這違基本邏輯和常識的問(wèn)題卻有國人鼓吹!一方面要應用西方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基本構架,另一方面卻又聲稱(chēng)要反對這門(mén)學(xué)科。

如果從學(xué)科大類(lèi)來(lái)說(shuō),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學(xué)在中國是歷史最短的學(xué)科,但它又是目前最興旺的學(xué)科!在中國也成了熱門(mén)學(xué)科和顯學(xué)!

每年高考,經(jīng)濟類(lèi)聚集了中國大部分優(yōu)秀考生,北京大學(xué)光華管理學(xué)院襄括了中國近80%文科狀元。

 

中國極少有能夠得到世界同行認可的基礎理論

經(jīng)濟學(xué)是一門(mén)世界性學(xué)科,不像中國文學(xué)、中國歷史等是屬于國內性學(xué)科。鑒于此種背景,它的評價(jià)體系是世界性的,說(shuō)某人是著(zhù)名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,那么我們首先應該考慮的是這人的理論在世界有何影響?在世界范圍為經(jīng)濟學(xué)貢獻了何種重大理論?而不是僅僅局限于中國。這個(gè)命題就可能出現這種情況:可能這人在中國非常出名——還不考慮這種出名是非正常手段,而是貨真價(jià)實(shí),但在世界上卻落后得很。就如中國足球,某人可能在國內是頭號,但到世界去卻是二流甚至三流。

經(jīng)濟學(xué)沒(méi)有自然科學(xué)那么嚴謹、邏輯性強,但經(jīng)濟學(xué)有很多數理分析、量化工具,沒(méi)有文學(xué)、哲學(xué)的靈活性、主觀(guān)性那樣強。所以全世界評價(jià)經(jīng)濟學(xué)杰出人才的標準和原則與諾貝爾經(jīng)濟學(xué)獎的原則基本一致:基礎領(lǐng)域的重大發(fā)現、注重量化分析、系統理論等。就諾貝爾經(jīng)濟學(xué)獎來(lái)說(shuō)肯定不會(huì )頒給那些假大空的一些隨意的所謂觀(guān)點(diǎn),或號稱(chēng)偉大思想、構想之類(lèi),比如炸開(kāi)喜瑪拉雅山帶來(lái)的經(jīng)濟效益、給某湖加蓋產(chǎn)生的經(jīng)濟影響等,主流經(jīng)濟學(xué)期刊也絕對不會(huì )發(fā)表此類(lèi)偉大思想或構想。

中國的露臉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、社會(huì )活動(dòng)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名氣再大,可以肯定不在世界優(yōu)秀經(jīng)濟學(xué)者行列!因為他們只是靠不停地在社會(huì )上爭取露臉,參加各種社會(huì )活動(dòng)出名,或憑自己的空想、嘩眾取寵的論,而無(wú)任何基礎、系統理論和分析工具!

經(jīng)濟學(xué)與自然科學(xué)一樣,最杰出的學(xué)者是從事基礎理論研究,第二才是應用性研究。

所以諾貝爾獎經(jīng)濟學(xué)與自然科學(xué)頒給的都是基礎理論的重大發(fā)現,當然諾貝爾獎還有一個(gè)特點(diǎn)是:并且能夠實(shí)證、應用的重大的原創(chuàng )理論。比如宇宙理論、數學(xué)因為缺少實(shí)證,所以不在頒獎之列。

中國經(jīng)濟學(xué)在世界的水平是相當的落后。因為經(jīng)濟學(xué)本身起源與西方,在西方已經(jīng)有100多年歷史,在我國才二十多年歷史,所以經(jīng)濟學(xué)理論在世界落后也情有可原。由于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比我國長(cháng)得多的歷史,并且有無(wú)數的人才從事該領(lǐng)域的研究,目前我們中國學(xué)者基本是炒別人的剩飯,很少有重大的、系統的、原創(chuàng )理論產(chǎn)生。

經(jīng)濟學(xué)目前在中國相當混亂,然而經(jīng)濟學(xué)又相當重要,它與國家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緊密相關(guān)。同時(shí)也與個(gè)人財富緊密相連,比如經(jīng)濟學(xué)中的分支:股票、房地產(chǎn)、營(yíng)銷(xiāo)等又與個(gè)人關(guān)系密切,所以發(fā)展真正的經(jīng)濟理論無(wú)論對國家或個(gè)人都相當重要。

 

中國最風(fēng)光的不是基礎理論研究,而是社會(huì )活動(dòng)家甚至信口開(kāi)河的演講家

中國有很多所謂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,他們沒(méi)有任何理論體系、原創(chuàng )理論,只是憑職務(wù)、資源、人脈、資歷,到處參加社會(huì )活動(dòng)露臉,博取名聲。還有一些完全是政治人物卻往經(jīng)濟學(xué)方面靠,搖身變成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。他們不依靠任何基礎理論,只是憑想象發(fā)表觀(guān)點(diǎn),卻能吸引很多大眾,并且他們的論文能夠在國內所謂權威刊物發(fā)表,著(zhù)作能夠隨便出版,這類(lèi)人西方稱(chēng)為中國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。他們只研究中國的經(jīng)濟問(wèn)題,他們甚至聲稱(chēng),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理論到中國后應該完全修改:不適合中國的國情,只有我們研究的才是中國式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學(xué)。這好比他們認為足球到了中國后,應該改變踢法或規則,因為不適合中國的國情和中國人的身體,中國人不應該按照外國人那些方式、規則去踢足球,應該重新制定足球的踢法和規則,這樣中國自然就能進(jìn)入足球大國。

然而就是這樣荒唐的認為,卻能得到很多人的認同,所以這些人自然成為中國式的著(zhù)名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。

中國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好像都是萬(wàn)事通

經(jīng)濟學(xué)發(fā)展到今天分支越來(lái)越細,已經(jīng)出現了很多分支,而且每個(gè)分支跨越非常大,研究本領(lǐng)域的對另外的分支可能了解很少。比如研究財會(huì )的對營(yíng)銷(xiāo)策劃可能就不一定了解,研究博弈論的對金融可能顯得陌生,但一些人卻能利用自己的專(zhuān)業(yè)領(lǐng)域的影響跨越很大到另外的分支,到處舉辦講座、為公司站臺,并且有高昂的出場(chǎng)費。比如郎咸平本身是金融(偏向公司金融)方面的世界權威人士,但他好像精通經(jīng)濟學(xué)所有領(lǐng)域,房地產(chǎn)、股市、市場(ch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策劃、宏觀(guān)、微觀(guān)經(jīng)濟、財會(huì )管理等等,好像每個(gè)分支他都是世界權威,出版了各個(gè)領(lǐng)域的不是專(zhuān)業(yè)方面的書(shū)而是迎合大眾的暢銷(xiāo)書(shū)。為了博取眼球,賺取出場(chǎng)費,失去學(xué)者的底線(xiàn),但最終也會(huì )露陷的時(shí)候。到去年為一些商業(yè)公司站臺,讓一些大眾受騙,在多地被大眾圍攻,目前有些聲名狼的感覺(jué)。

 

對經(jīng)濟學(xué)一知半解或一些憑空想象不符合經(jīng)濟學(xué)常識的卻能被外行的大眾熱捧

子虛烏有的貨幣戰爭之說(shuō)!

這種觀(guān)點(diǎn)主要緣自于宋鴻兵的《貨幣戰爭》一書(shū),這里不用理論來(lái)批駁這本書(shū)的荒謬只是臆想之作,而本書(shū)百度百科的介紹最為貼切:本書(shū)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金融玄幻小說(shuō)的先河。

注意:是金融玄幻小說(shuō)!

我們要分析的是:這樣一本不是嚴謹的金融學(xué)理論的書(shū),為何能在中國引起如此大的反響?為何能長(cháng)期不衰得到中國讀者的共鳴?

主要原因是:本書(shū)的書(shū)名起了最大的作用,第一,冠以戰爭二字,戰爭在任何時(shí)代都會(huì )引起國民的極大關(guān)注;第二,前面用貨幣來(lái)限定這種戰爭的種類(lèi),當然立馬就會(huì )博取眾多眼球,因為以前人們只見(jiàn)過(guò)刀槍炮的戰爭而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貨幣戰爭,而在目前的經(jīng)濟時(shí)代,這個(gè)書(shū)名當然具有相當的吸引力!

盡管只是一本臆想之作,而缺乏嚴謹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、金融學(xué)理論的書(shū),但是卻能長(cháng)期作為特別是狂熱的愛(ài)國人士的話(huà)題。其實(shí)很多人沒(méi)有看過(guò)該書(shū)或根本沒(méi)有讀懂此書(shū),只是憑借一個(gè)時(shí)髦的詞匯貨幣戰爭,就時(shí)不時(shí)在網(wǎng)絡(luò )、微信中轉發(fā)。

即使存在一種真正的貨幣戰爭,也不是該書(shū)作者的臆想式描述,因為貨幣作為主權國家的一種核心所在,處理貨幣和對待貨幣都具有相當的管理手段和方法,并不是此書(shū)臆想的美國對世界就能隨意發(fā)動(dòng)貨幣戰爭。

前幾年在黃金突破1800美元時(shí),《貨幣戰爭》作者宋鴻兵在微博爆料,稱(chēng)俄羅斯聯(lián)邦安全局認為IMF總裁卡恩被捕的真正原因是他發(fā)現美國國庫已沒(méi)有黃金。宋鴻兵在微博中轉述俄羅斯聯(lián)邦安全局說(shuō)法,稱(chēng)“5月初卡恩對美國未能及時(shí)向IMF交割191.3噸黃金感到日益焦慮,因為CIA有人向他提供了美國已沒(méi)有黃金的消息,卡恩立刻趕往機場(chǎng),他沒(méi)帶手機是怕被美國追蹤。微博中稱(chēng),普京將此事形容為卡恩是美國陰謀的受害者。美國勞工部有關(guān)官員說(shuō):中國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把美聯(lián)儲金庫當做北京街頭的雜貨鋪,說(shuō)搬空就搬空了。結果,黃金沖上1920美元后,大跌至1535美元。

讓無(wú)數受宋鴻兵影響,把美國的黃金管理視作一種象間諜案一樣懸疑、神秘的中國人炒黃金造成巨虧!

 

把美國的貨幣政策都歸于是資本主義掠奪我國人民的血汗錢(qián)

一些不懂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社會(huì )活動(dòng)家不經(jīng)意就混成了著(zhù)名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,但他們的言論有相當的社會(huì )影響。這些人也能巧妙利用外行特別是普通人眾對某些熱點(diǎn)問(wèn)題的關(guān)注,然后進(jìn)行臆想,并加入一些敏感話(huà)題博取這些人的關(guān)注,這種手法非常有效,往往立即就會(huì )得到大眾的關(guān)注并大量傳播。以下就是這樣的話(huà)題。

如果美國降息,這些所謂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則立即會(huì )用貌似專(zhuān)業(yè)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理論分析并開(kāi)始指責美帝國資本主義用貨幣戰爭手段開(kāi)始掠奪中國的資產(chǎn),使我們的資產(chǎn)貶值,特別是使我們購買(mǎi)的美國國債貶值;如果美國漲息,這些人則立即開(kāi)始指責美帝國資本主義用貨幣戰爭手段促使中國貨幣升值,打擊我國出口。

因為這些人身份不同尋常,此類(lèi)觀(guān)點(diǎn)文章往往還是發(fā)表在一些主流媒體上,當然會(huì )影響相當多的普通民眾。

不用更多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知識來(lái)反駁解釋這件事,一個(gè)非常簡(jiǎn)單的疑問(wèn):難道美國出臺貨幣政策是針對中國而不是根據美國的經(jīng)濟形勢?那么美國應該采取什么辦法才不是針對中國,才能讓我國人民高興?滿(mǎn)意?

唯一的辦法:利息永遠不漲不降!只有這樣才不是發(fā)動(dòng)貨幣戰爭,才不會(huì )掠奪我國人民的財富!

這可能嗎?

還無(wú)須用任何經(jīng)濟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,這種連基本常識都缺乏的分析值得反駁嗎?美國會(huì )采取這種貨幣政策嗎?

美國這樣大的國家出臺貨幣政策、手段,不是根據本國的情況而只針對中國,這不是可笑之極?那么美國又如何針對俄羅斯呢?

再列舉一件具體的讓這些幼稚可笑的所謂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出洋相的事。

2012—2013年國際市場(chǎng)黃金波動(dòng)很大的時(shí)候,中國這些所謂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分析得頭頭是道:貨幣戰爭更是叫囂至上,全部指責這是美帝國主義在發(fā)動(dòng)看不見(jiàn)的貨幣戰爭,掠奪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國人民的財富!

將矛頭紛紛指向美聯(lián)儲,國內很多所謂著(zhù)名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發(fā)表文章分析:認為美聯(lián)儲20132月間透露出量化寬松即將結束的信息,是為打壓金價(jià),迫使投資者退出黃金市場(chǎng),轉投美國國債,這樣便能降低美國國債的收益率,進(jìn)而減少美聯(lián)儲量化寬松的成本。也有人指出,美國存在大幅打壓黃金價(jià)格,借此縮水其他國家黃金儲備,弱化其他國家貨幣,從而彰顯美元地位的動(dòng)機。

然而201351日美國聯(lián)邦儲備委員會(huì )(簡(jiǎn)稱(chēng)美聯(lián)儲)51日宣布:繼續執行現有量化寬松和超低利率政策,維持每月購買(mǎi)400億美元機構抵押貸款支持證券和450億美元長(cháng)期國債。為什么要執行此政策,美聯(lián)儲發(fā)表聲明說(shuō)明了理由,美國經(jīng)濟正繼續溫和增長(cháng),房地產(chǎn)市場(chǎng)進(jìn)一步增強,但財政政策正在制約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。

這一結果并沒(méi)出現如前面很多人叫囂的美帝國主義要發(fā)動(dòng)貨幣戰爭:量化寬松即將結束是為打壓金價(jià),迫使投資者退出黃金市場(chǎng),轉投美國國債,這樣便能降低美國國債的收益率,進(jìn)而減少美聯(lián)儲量化寬松的成本;美國存在大幅打壓黃金價(jià)格,借此縮水其他國家黃金儲備,弱化其他國家貨幣,從而彰顯美元地位的動(dòng)機。

結果相反由于美國聯(lián)邦儲備委員會(huì )宣布維持現有量化寬松規模,卻刺激了黃金期貨在隨后的電子盤(pán)交易中反彈。

怎么沒(méi)有出現美聯(lián)儲量化寬松即將結束的事呢?怎么美國沒(méi)有發(fā)動(dòng)所謂的貨幣戰爭呢?

打著(zhù)著(zhù)名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的幌子,只憑無(wú)聊的臆想,以熱點(diǎn)問(wèn)題為眼球,以為美聯(lián)儲的貨幣政策天天就是為了對中國發(fā)動(dòng)貨幣戰爭,而不是根據美國自身的經(jīng)濟運作來(lái)實(shí)施的,但這種嘩眾取寵的觀(guān)點(diǎn)、臆想,卻贏(yíng)得了很多沒(méi)有經(jīng)濟學(xué)常識的中國人的喝彩、傳播。

 

不得不說(shuō)的本人對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貢獻

從事學(xué)術(shù)研究可以保持清高、沉默,只是埋頭做自己的學(xué)問(wèn),人際交往是有選擇性的,可以完全不理睬普通人的評價(jià)。而從事企業(yè)就不行了,難免要與很多人打交道,而有時(shí)候還必須要給打交道的人解釋自己的學(xué)術(shù)水平和學(xué)術(shù)身份。

經(jīng)常有人直接或間接地懷疑我的學(xué)術(shù)能力,或對此感到不可理解:一個(gè)如此優(yōu)秀的學(xué)術(shù)人才怎么會(huì )這么艱難地來(lái)創(chuàng )業(yè)?我說(shuō)為了這個(gè)祖傳的工藝只是暫時(shí)的,但其實(shí)還有另一重要原因:就是我在《中國人為什么難獲得諾貝爾獎》一文中說(shuō)的保持頂級學(xué)術(shù)中的自由工匠精神,當然此原因不會(huì )給別人解釋說(shuō)出。

我研究的領(lǐng)域主要是:策劃經(jīng)濟學(xué)。這一領(lǐng)域其實(shí)是信息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延伸,策劃經(jīng)濟學(xué)主要研究策劃信息,對微觀(guān)經(jīng)濟和現代企業(yè)在解決市場(chǎng)信息方面非常有用,其理論已被廣泛應用于實(shí)踐。

我不想從非常專(zhuān)業(yè)的知識來(lái)談我的工作,只是從一些實(shí)證來(lái)談:

1.奠基性理論。

策劃經(jīng)濟學(xué)是我建立起來(lái)的一門(mén)全新學(xué)科,是奠基性理論,并且是經(jīng)濟學(xué)領(lǐng)域的基礎理論,并且是系統的理論。并且已經(jīng)在中國經(jīng)過(guò)檢驗、教材已經(jīng)出版到了第六版,發(fā)行量已經(jīng)是超百萬(wàn)冊。

2.改寫(xiě)經(jīng)濟類(lèi)教材外版書(shū)一統國內的歷史

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是從改革開(kāi)放后才引進(jìn)中國的,以前學(xué)的馬列主義。上世紀八十年代,我們學(xué)的日本、臺灣的經(jīng)濟模式,那時(shí)有很多日本、臺灣作者相關(guān)市場(chǎng)理論的書(shū)風(fēng)行中國,比如日本的cis理論,臺灣的廣告理論。90年代開(kāi)始引進(jìn)美國經(jīng)濟學(xué)各個(gè)領(lǐng)域的頂級學(xué)者的原著(zhù),比如科特勒的《市場(ch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》、薩繆爾森的《經(jīng)濟學(xué)》,隨后大量的原版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著(zhù)作蜂擁進(jìn)入中國。中國經(jīng)濟學(xué)進(jìn)入了外版書(shū)橫行的時(shí)代,幾乎很少有原創(chuàng )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基礎理論能夠得到中國學(xué)術(shù)界或讀者的認可。而我的《策劃學(xué)》2004年由中國人民大學(xué)出版后從此開(kāi)始從經(jīng)濟類(lèi)一統天下的外版書(shū)中分下一杯羹?!恫邉潓W(xué)》系列發(fā)行量達到了百萬(wàn)冊。

因為策劃學(xué)是經(jīng)濟學(xué)領(lǐng)域的原創(chuàng )基礎理論,并涉及很多案例分析,書(shū)中內容較多,每版定價(jià)不菲,然而與國外此方面大部頭、高定價(jià)的原版書(shū)一樣,讀者也毫不吝惜,而第六版中文版已經(jīng)是700多頁(yè),90多萬(wàn)字,定價(jià)69元,對于國內同類(lèi)教材,很少有如此多的內容和如此高的定價(jià),但此版依舊被教師、學(xué)生、社會(huì )讀者認可,發(fā)行量依然與前幾版差不多,被大量的高校用于教材。

如果以原創(chuàng )基礎理論作為教材發(fā)行量為標準,經(jīng)濟類(lèi)在國內可能無(wú)第二個(gè)超越我的書(shū)。在最近十幾年,策劃學(xué)系列無(wú)意肩負了與外版經(jīng)濟類(lèi)教材抗衡的歷史重任。

3.世界經(jīng)濟史至少會(huì )寫(xiě)進(jìn)這門(mén)全新的學(xué)科Masterminding。

任何一門(mén)學(xué)科,重要學(xué)者的研究貢獻,是看這門(mén)學(xué)科里面,研究者命名了幾個(gè)新概念?新定義?新術(shù)語(yǔ)?這是衡量研究者作出重要貢獻的標準之一,因為隨著(zhù)學(xué)科的發(fā)展,學(xué)科史就會(huì )介紹這些研究者創(chuàng )造這些內容留下的概念、定義、術(shù)語(yǔ),以及介紹他們在這些方面所作的貢獻,這也是衡量是否原創(chuàng )研究重要的標志。

策劃經(jīng)濟學(xué)已經(jīng)由世界權威出版社Cengage Learning翻譯到美國等國家做教材,因為是一門(mén)新學(xué)科,沒(méi)有對應的英語(yǔ)單詞,其中Masterminding是本人命名翻譯的。

從此Masterminding就作為了一門(mén)新學(xué)科的英語(yǔ),而國內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者有幾個(gè)能夠以一門(mén)全新的學(xué)科在經(jīng)濟學(xué)領(lǐng)域得到世界認可的?除了本人也無(wú)第二人。

當然有人對以上問(wèn)題還是會(huì )質(zhì)疑,認為我自吹自擂上天了。

重大疑問(wèn):你這么利害,怎么在國內沒(méi)有多少名氣呢?

要回答這個(gè)疑問(wèn),確實(shí)非幾句能說(shuō)清,我前面已經(jīng)分析了中國經(jīng)濟學(xué)研究的現狀及一些人出名的原因,當然要讓人信服的回答也很簡(jiǎn)單:屠呦呦在未獲得諾獎之前,她在中國有多少名氣?有多少人知道她?

再有就出名與不出名這個(gè)問(wèn)題本身來(lái)說(shuō)也無(wú)法量化以及不能用此衡量一個(gè)學(xué)者的研究水平,演員歌星比科學(xué)家一般名氣大得多,但能以此質(zhì)疑前者比后者能干?許多專(zhuān)業(yè)領(lǐng)域研究者貢獻大得不得了,然而除了圈內人士知道外,沒(méi)有幾個(gè)外人知道,他們的名氣非常小,但它們在行內的知名度卻非常高,舉個(gè)科學(xué)界的例子,黎曼當時(shí)創(chuàng )立黎曼幾何的時(shí)候,全世界就沒(méi)幾個(gè)人能理解,當時(shí)只有愛(ài)因斯坦等幾個(gè)人能理解,但能以名氣否定他的水平?但他在圈內卻是非常大的名氣!

世界經(jīng)濟史肯定不會(huì )寫(xiě)進(jìn)中國那些沒(méi)有任何基礎理論、系統分析的嘩眾取寵的觀(guān)點(diǎn)或論調。哪怕他們在中國目前再有名氣!前面已經(jīng)分析過(guò)經(jīng)濟學(xué)是世界性學(xué)科,必須置于世界范圍去評價(jià),而非局限于在國內,那些只是憑職務(wù)、資源、人脈、資歷,到處參加社會(huì )活動(dòng)露臉,博取名聲,還有一些完全是政治人物、社會(huì )活動(dòng)家卻往經(jīng)濟學(xué)方面靠搖身變成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,等等,即使在中國名氣再大,世界經(jīng)濟史以后絕對不會(huì )留下他們任何痕跡!

4.再來(lái)說(shuō)下由世界權威出版社Cengage Learning翻譯Masterminding出版的不易

由世界著(zhù)名出版公司(美國三大出版公司之一)的Cengage Learning翻譯Essentials of Masterminding作為世界頂級出版公司,對于出版教材要求相當高,此書(shū)經(jīng)過(guò)了世界權威專(zhuān)業(yè)期刊同樣嚴格、嚴謹的匿名評審過(guò)程,而且這一過(guò)程接近一年時(shí)間。后期制作也相當苛刻。我用了整整一年時(shí)間幾乎全部精力用于來(lái)配合Cengage Learning的幾個(gè)英語(yǔ)職業(yè)編輯來(lái)處理此書(shū)的翻譯,因為原中文引用了國內一些參考文獻,然而這些文獻很多不規范也不是用的原引,英語(yǔ)必須盡量找到原引,重要的數據必須找到參考文獻,做這些工作的時(shí)候比寫(xiě)中文還要難幾倍幾十倍。因為是作為基礎理論的大學(xué)教材出版,要求是相當地嚴格、嚴謹,經(jīng)過(guò)了常人難以想象的過(guò)程,最后非常幸運地出版了。

Cengage Learning是這樣在書(shū)的封底介紹此書(shū)的Masterminding is a brand new academic discipline in the field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"(策劃學(xué)是經(jīng)濟管理領(lǐng)域的新學(xué)科)。而且也把此句作為本書(shū)的推薦語(yǔ)。

策劃學(xué)的中文版大約有100萬(wàn)字,如果象有的中國學(xué)者花錢(qián)到國外找一個(gè)沒(méi)有一點(diǎn)影響的公司出版翻譯版來(lái)算帳。中文100萬(wàn)字翻譯成英語(yǔ),因為是專(zhuān)業(yè)性翻譯,普通譯者1000150元,但如果要達到出版級別并且要作為教材,1000500元也不為貴,并且要經(jīng)過(guò)復雜的出版程序,校對還要不少費用,作者要100冊樣書(shū)的印刷費用,假如是去國外自費出版,只是找一個(gè)沒(méi)有任何名氣的出版公司,要達到這本書(shū)的標準,起碼也得七八十萬(wàn)元。

可能沒(méi)有人愿意花如此代價(jià)去國外自費出版這樣一本書(shū)!

策劃經(jīng)濟學(xué)奠基人、廣安滿(mǎn)屋飄香酒業(yè)法人:吳粲

2017110

 本文轉至天涯雜談http://bbs.tianya.cn/post-free-5660162-1.shtml

 
 
腳注信息
 備案號:蜀ICP備15010402號-1  版權所有廣安滿(mǎn)屋飄香酒業(yè)有限公司 網(wǎng)絡(luò )經(jīng)濟主體信息
訪(fǎng)問(wèn)統計
2019天天操,国产网站免费,亚洲涩福利高清在线,国语对白做受xxxx